<form id="tfrbj"></form>

            <address id="tfrbj"><listing id="tfrbj"></listing></address>
                  <sub id="tfrbj"><listing id="tfrbj"></listing></sub>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天地 > 評論 > 正文

                        海清涓:生命永遠真實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海清涓    日  期:2022年7月27日     

                        用了一周晚上的時間,讀完吳丹先生的長篇小說《人是活的》!度耸腔畹摹愤@部長篇小說,如果用一句話來概括,那就是,一個退伍司機的悲壯尋妻路。

                        吳丹,微名了人,筆名了人,重慶文壇的人都稱他了哥。了哥寫詩詞寫書法寫散文寫小說都是自學成才,常有文章見諸報端,曾出版詩詞書法集《吳丹詩抄》。系重慶市作家協會會員、了然文學名譽主編、南岸區作家協會副主席。

                        參加重慶晚報副刊群英薈活動,去了哥的幼兒園吃過肥美的“抱雞母”。參加重慶新詩學會的理事會議,去了哥的度假村呼吸過天然氧吧。小小說《青無花果》在重慶晚報副刊發表,受到了哥表揚,后被多家刊物轉載。2020年7月,參加重慶晚報副刊優秀作品選(2016-2017)《從古老的河道醒來》出版座談會暨首發式,和重慶新詩學會的詩友在嘉瑞酒店了巢喝茶時,聽女詩人譚萍(了哥夫人)說疫情期間宅家的了哥寫起了長篇小說。了哥那么忙,居然寫長篇小說,而且是在手機上寫,讓人不得不佩服了哥超強的意志力。

                        一直把長篇小說看成是一種高難度的文體,覺得長篇小說是對一個作家,智慧,經驗,思想,精神,技巧,體力,耐力等的綜合考驗和洗禮。疫情期間我也寫了一部疫情長篇小說,當然我的長篇純屬虛構,故事和人物都是天馬行空的大虛構。但了哥的長篇來自生活,據說故事和人物都能夠在生活中找到原型。于是我這個在疫情期間虛構疫情長篇的人,就想在了哥出書后,看看了哥在疫情期間寫的非虛構疫情長篇是怎么樣的一部長篇。

                        翻開《人是活的》,發現十九個章節,329頁,334000字,與疫情一點關系也沒有。哦,我明白了,《人是活的》這部長篇,只是了哥在疫情期間寫的長篇,并非疫情長篇。

                        我寫小說,特別寫長篇小說,習慣把男主女主的名字取得別致而響亮!度耸腔畹摹纺兄鲝埨乡,女主陳五妹,直接用的小名。初看有點俗氣,不過越往后讀,越覺得親切。了哥安排泡哥以一種過來人的平靜,將張老幺的故事娓娓道來,有很強的代入感。讀開篇的時候,腦子里有無數個問號閃現。張老幺和泡哥是什么關系?張老幺怎么會走到這種山窮水盡的地步,他有過什么樣的人生際遇?張老幺的堂客是個什么樣的女人,她為什么失蹤?由此可以看出,了哥不光會編故事,更會設置懸念。

                        《人是活的》男主張老幺(張正雄)是一名退伍軍人,改革開放初期,會開車的張老幺借錢買車跑運輸率先致富,讓母親和嬌妻愛子過上了村里人羨慕的幸福生活。不幸的是,一次霧中車禍,徹底改變了張老幺的命運。為了救張老幺,深愛張老幺的陳五妹(陳怡男)挪用七萬元公款,不幸被人面獸心的蘇佳設計強暴。連續發生兩次車禍,轉行餐飲被競爭對手陷害,和陳五妹因誤會離婚等一系列打擊,都沒有打垮張老幺。母親意外摔死,獨生愛子被小伙伴失手殺害,妻子陳五妹因悲傷過度精神失常,面對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致命痛擊,張老幺依然沒有絕望,依然咬緊牙關頑強地活著。張老幺堅信,人是活的,只要活著,總會有辦法。放過誤殺兒子的兇手一家,護送仇人母親到醫院醫治眼睛,義救路邊生產的陌生瘋女人。十多年來,張老幺一邊尋找失蹤的妻子陳五妹,一邊力所能及地幫助需要幫助的人。無論命運如何捉弄自己,只要活著,張老幺始終保持著鐵骨錚錚的軍人本色。

                        有道是“藝術來源于生活,卻又高于生活!痹诹烁绻P下,文中人物的命運看似一種偶然,其實也是一種必然!度耸腔畹摹,人物眾多,有血有肉,個性鮮明。其中主要人物,堅強樂觀的張老幺,耿直正義的泡哥,美麗善良的陳五妹,忠心耿耿的王榮,都塑造得非常成功。連蘇佳這個作惡多端的反面人物,也塑造得十分成功,看來,了哥把筆下的人物都當成親人和朋友了!度耸腔畹摹凡还馊谌肓肆烁绲纳w驗,還融入了哥的人文情懷,難怪會有那么多戳心的淚點。

                        合上《人是活的》,我知道,這輩子,張老幺已經找不到他的妻子陳五妹了。了哥不忍心告訴讀者真相,就想辦法給讀者留下一絲渺茫的希望。至情至性的了哥,不是要為普通人立傳,而是想為普通人指路。

                        誠如著名作家黃濟人所言“他寫過詩歌,出版過《吳丹詩抄》,卻不曾寫過小說。別人寫小說往往從短篇寫起,他卻從海南島抱回一坨又重又大的連二石,砸在嘉陵江中,激起了重慶文壇的聲響與水花!薄度耸腔畹摹分骶暗線條理分明,語言樸實,細節生動,從頭到尾突顯濃郁的重慶元素。了哥亦商亦文,從農民到小商販,從小商販到企業家,從企業家到作家,每一次轉型,都是人生的華麗轉身,堪稱文壇奇人。我們有理由期待并相信,了哥的下一部長篇《山重水復》會帶給讀者新的驚喜。

                        人生苦短,命運無常,只有生命,生命永遠真實。

                        借倉央嘉措的名詩作為結束語,與文朋詩友共勉,“世間事除了生死,哪一樁不是閑事!

                        奶头被两老头吸大了片段

                                <form id="tfrbj"></form>

                                  <address id="tfrbj"><listing id="tfrbj"></listing></address>
                                        <sub id="tfrbj"><listing id="tfrbj"></listing></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