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frbj"></form>

            <address id="tfrbj"><listing id="tfrbj"></listing></address>
                  <sub id="tfrbj"><listing id="tfrbj"></listing></sub>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天地 > 評論 > 正文

                        大眾評論|隆玲瓊《你住幾支路》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本站    日  期:2022年8月9日     

                        .


                        內容簡介:

                        詩集《你住幾支路》收錄了作者近年創作的詩歌160首,全書分為“高處的湖與低處的霜”“你住幾支路”“缺角與修補”三個小輯。第一輯為脫貧攻堅主題,大部分作品創作于2019至2020年,多以小敘事方式講述作者在扶貧工作中的見聞和感受,把宏觀的政治大影像細分至具體的生活現場,消解了泛政治抒情的高蹈和程式化,提取出更長久持遠的鄉村自然主義和鄉村道德主義抒情。在第二、第三兩輯中,作者打開更寬闊的時代景深,落筆于不同的生活細部,以自身生活為藍本,多鏡頭取景,完成了以自我飾出眾生的當下女性多面塑造。在活潑的詩覺查探下,既有哲學內視的“我之追問”,也有生命溯源的神秘追蹤,彰顯出靈性寫作者的書寫特質。本詩集中多半作品已被《詩刊》《星星》《紅巖》《椰城》等刊物重點刊發,深受讀者好評。


                        作者簡介

                        隆玲瓊,土家族,80后,生于重慶石柱,現供職于豐都。獲得過重慶市少數民族文學獎。著有詩集《你住幾支路》,入選中國作協少數民族重點文學作品資助項目和重慶市委宣傳部文藝作品資助項目。詩作見《紅巖》《星星》頭條及《詩刊》雙子星座欄目等。



                        眾說


                        霍俊明(詩評家、詩人、《詩刊》副主編):隆玲瓊的詩讓我們目睹了真實不虛的個人,這是伴隨著“中年時間”而同時猝然降臨的情勢,由此產生的則是作為疾病的隱喻式的寫作,“疾病是生命的陰面,是一重更麻煩的公民身份。每個降臨世間的人都擁有雙重公民身份,其一屬于健康王國,另一則屬于疾病王國。盡管我們都只樂于使用健康王國的護照,但或遲或早,至少會有那么一段時間,我們每個人都被迫承認我們也是另一王國的公民!保ㄌK珊•桑塔格《疾病的隱喻》)在隆玲瓊的詩中,我們不得不與“身體”“疾病”相互打量,疼痛和疾病使人不得不清醒和叩問己身,其間是高密度的帶有壓力的身體詞語和醫學數字指標,比如其詩中紛至沓來的血管、血壓、心率、神經、針孔、轉移性疼痛、單刃手術刀、流量調節器、滴液、腹腔鏡、光子治療機器人……這不只是病理學層面的而是上升為與存在的終極命題相關聯的精神高度,而是“完成了一次室內飛行”,“我血壓偏低,心率偏低 / 姿態最貼近你的曲度,呼吸最接近你的流速 / 維生素C引著0.9%的氯化鈉 / 正經我體內的管網緩緩進入你的最下游 // 我不敢起身問起你碧綠的源頭啊,龍河 / 匯入長江前,讓我再替你服下清澈的凱復定”(隆玲瓊《右邊的河流》)


                        張遠倫(重慶市作協副主席、重慶文學院專業作家):重慶不乏具有全國性影響力的詩人,但是大多集中在上世紀60年代出生的詩人里。近十年來,鮮有特質鮮明,積淀深厚,才情斐然的詩人出現。土家族詩人隆玲瓊的出道,正當其時。她的詩歌大多取材于日常生活,并與自身生命體驗相關,這讓詩人有了取之不竭的寫作素材。每個人的生命都是神秘而又豐富的,是詩意的源頭和終極,孕育,誕生,成長,磨難,病痛,莫不就是詩歌本身。萬物皆有詩意,更何況萬物之靈。詩人對各種數據、術語、身體感應等具有較大的敏銳度,捕獲了凡軀的形而上部分,詩歌雖然短小,但具有幽邃感。


                        二兩春光(詩人、詩評家):非常奇怪,讀隆玲瓊的詩時,腦海里突然冒出一句“一只笑著的麻雀飛來停在哭聲里”。

                        1996年瑞典文學院給辛波斯卡的諾貝爾文學獎頒獎詞的第一句便是:“通過精準的嘲諷將生物法則和歷史活動展示在人類現實的片段中!痹谖铱磥,一個詩人,尤其一個女詩人,無論大小,一旦像喜劇大師,用她揭示或者制造出來的種種笑點讓人捧腹之后沉默或者隱痛甚至哭出聲來,那這個詩人就具備了深刻的超能力,而隆玲瓊正是。

                        據我所知,她僅僅寫過一首《敲窗的鳥》這樣的小清新,然后就趴到塵埃里,用幽默反諷解構自己的日常,為被生活推攘的自己和我們留下一小塊可供呼吸和疼痛的空間。比如她在《如果》里寫四歲侄女的種種幼稚行為,結尾處突然出現這樣三行:如果她是一個年過四十的男子/我就編一個籠子,把他關起來/用左手攥著,留右手種菜”,我還沒來得及笑出聲音,就趕緊捂住了胸口;割掉闌尾,她也能寫出“那節消音的管子(抽掉了我已到喉嚨的疑問)/別了闌尾,你這科學界的似是而非/我腹土里蚯蚓狀的補語”,同病房的闌友怕是要裂開傷口;輸個液,她能寫出“我不敢起身問起你的源頭,龍河/匯入長江前,讓我再為你服下清澈的凱復定”,凱復定是注射用藥液,能不能服用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這是一種大膽的組句方式。像這樣的詩歌比比皆是,隨便羅列:《一個簡單的道理》《被局限的愛》《致2202》《奇妙的多普勒》《飛行的紙張》《石碑》《名字》......

                        隆玲瓊用嚴肅的態度調侃生活,以冷幽默入詩,賦予了詩歌加速度,還以語義多向的組句方式,拓展了自身詩歌的表現力,并且以“你住幾支路”為詩集名,試圖把讀者引入歧途,還好我們保持了清醒。


                        野渡 (詩人、詩評家):隆玲瓊的詩有顯性的神秘主義氣息,她的詩意感知和操控,更多來自于天賦而非訓練。大概五六年前,我第一次讀到她的詩,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在沙漠游記組詩中的一首里這樣寫道:“我仔細想了,等到我的世界/荒蕪,就變一只單峰駝/理想只留沙子和水……認一個戴面紗的馴獸師作母親吧,不用交換/哭和笑,只需要聽懂她的三個字:/跪,跪,起——”——《單峰駝》,語氣自然不矯飾,節奏的取斷干脆合理,詩意的生發雖然不能說很特別,但用獨特的觸覺形容也絲毫不顯得夸張。在這首詩中,如果說“我”和單峰駝的轉換是比較容易在詩歌作品中取得的跨物聯系,之后馴獸師的出現就是較為難得的靈感迸現,棄“我”之后又從“我”,在這個思維波折中,生活的百感交匯得以極大豐富,很難讓人相信,其中體現出的容納度和開放性,出自于一個幾乎沒有寫作經驗的詩歌新丁。

                        “咚,咚咚/它用尖尖的小嘴輕敲我的窗/一扇窗只響三下。我在最末端等它/它走過來,與我的手平行/可它不在我掌心。一塊玻璃/阻止了它被我雜亂的掌紋絆倒/這個清晨,我們都緊閉著嘴,對視三秒后/它徑直地飛走,落在另一扇窗臺上/咚,咚咚/它繼續一扇窗一扇窗的敲過去”——《敲窗的鳥》,這是一首讓我愿意用一大段話去贊美的詩,是一首在我看來可以載入詩史的作品(載入詩史這種評價有令人不喜歡的浮夸味,但除此之外,我再難找到一句更合心意的話來表達對這首詩的喜受),詩中靈氣密度極高,如晨霧彌漫流動,性靈之氣仿佛已經可以掬捧而出,讓我們寫下的絕大多數詩都顯得乏味、矯情、說教。敲叩三下和對視三秒,一扇一扇敲過去,主觀的施加融化入事境,彼此相攜相成;粗讀是偶得的詩意情趣,細思又能發現因為一只鳥隔窗敲問一群人的精神囚居,提升了全詩的審美高度,實現人與自然、自由與束縛等等哲學追問,讓這首詩既小又大。雖然這既不是一首質詢時代,也不是用宏大敘事在歷史時間軸上發力的常規大寫之詩,但這就是詩最本真的樣子之一,詩就是這樣,這就是詩,它直觀地給出了詩的一種思感形體和幻韻流動方式。


                         鐵骨(詩人、詩評家,奔騰詩歌論壇版主):隆玲瓊一直是一個冷靜的人,這讓她有了保持獨立的能力。在喧囂的詩壇,相互感染最后變成千篇一律幾乎成了常態,特別是女詩人,淺吟低唱閨閣靡音更是甚囂塵上,隆玲瓊的詩歌中很少有這樣的脂粉氣!肚么暗镍B》有明亮的隔絕和孤獨,但也有時代的共性!赌阕字贰肥菍ι姝h境的呈現和質問!兑粋簡單的道理》哲理中體現出無奈的人生!断滤馈方^望中不失希望的意義!妒分袑毠澋陌l現和外延,冷靜的表達托出詩意的火花。當然,不是說作者天生冷靜缺乏激情,只是說,作為一個寫手,克制情緒是基本能力。作者同樣有情感飛揚的時刻,比如《右邊的河流》《扮相》就抒情味十足,而《紙張》讓情感的自述顯得節制高級。相比而言,我更喜歡《奇妙的多普勒》和《致2202》——我不能否認母愛的感染力,我看到了言傳身教的民族品德在生根發芽,因為這人性光輝的體現,我對未來充滿希望。如果說以上只是個體展示,那《通遠門,另一扇門》則是隆玲瓊綜合能力的體現。我討厭組詩,特別是定點式的組詩。一來沒有多少人有能力寫組詩,二來定點式組詩容易牽著作者鼻子走。隆玲瓊在這組詩里顯示了就地取材的能力,完全做到了“借題發揮”而不是被“題”綁架。這首以女人和孩子的命運作主線的作品就像一部史詩,蒼茫感慨無奈等情緒五味雜陳。作者在這首作品的起式做得很好,結尾小題目《雨后》也別具匠心,組詩能寫到前后連貫并充滿層次感殊為不易,這讓我們有理由對作者未來的作品充滿期待。


                        費貝貝  (詩人):隆玲瓊是重慶詩人中我比較了解、喜歡讀的一位;蛟S是其調皮搗蛋的個性,讓她的詩也顯得新穎別致,充滿陌生感,比如她帶娃時寫的一組關于電子游戲方面的詩歌,就顯得朝氣蓬勃,古怪精靈。但年輕的潛力詩人是不會缺乏形而上的思考的。下鄉做扶貧工作時,她幫扶鄉親,關注鄉村,關注一草一木,寫出了大組《扶貧記》。詩人心中有小我也有大愛,孕期時,她寫了大量泛著母性之光的詩,曾深深打動了我,從此喜歡上了她的詩。

                        聽說她要出詩集了,蠻期待《你住幾只路》!


                        余無病  (詩人):當我們讀詩的時候,我們在讀什么?

                        除去“詩”這個體裁給我們帶來的儀式感,真正的閱讀過程中,我們是在觀賞、感受、理解一個詩人的精神世界。但事實上是,日常見到的一些詩人,其作品卻未必能夠反映其人所思所想,假托的詩意大行其道,使得詩歌閱讀成為一件枯燥而無趣的事情。而閱讀隆玲瓊這組詩作,讓人耳目一新,有著意外之喜。

                        如何用偶發的靈感以及尚且不可稱為成熟的設想來激發詩意,這是個技術活!赌阕字贰肪屯瓿闪诉@個技術上的挑戰!霸陧斏瞎陋殕/不,我們的愛人是天生的歌唱者/我們的姐妹,已筑巢到了21支路”,這樣的收尾,相當地呈現出詩人在作品中充滿魅力的寫作自信,以及飽滿而極具感染力的激情。當然詩人也并不止于活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在《人生闌尾》、《右邊的河流》、《奇妙的多普勒》,以及《通遠門,另一扇門》(節選)中,我們能看到詩人如何嘗試著實現精神世界和現實世界之間的“合一”。這是極其難能可貴的挑戰精神,這讓詩人精神世界的呈現更加立體,讓作品更加鮮活,也讓作品生命力更加旺盛、持久。

                        我們很難看到一個詩人,在寫作的過程中,能夠不斷地自我挖掘,不斷突破舒適區,去嘗試更多寫作上的可能性。而在這組詩作中,諸如《奇妙的多普勒》、《數字化的隱私猶如皇帝的新裝》、《用接待上賓的禮數》幾首,我們可以看到,詩人在寫作中尋找著更多可切入的視角、尋找著自身最為柔軟和細膩的部分。她把自己最為真實的情緒、情感,以詩人的思維、以各種不同的方式表現出來。這也是寫詩人應有的誠懇,以及謙遜。


                        蔣艷 (詩人):隆玲瓊的詩是新鮮的,流淌著她的鮮活血液一樣新鮮,她的語感對于我的閱讀完全陌生,在同質化極嚴重的當代,她的異質性往往吸人眼球。前兩天,讀到張執浩老師的訪談標題“寫詩就是克服心慌傾聽心跳的過程”,這句話也非常契合隆玲瓊的詩歌寫作!侗痪窒薜膼邸肥俏业谝淮巫x她的詩,也印象最深。一位即將做母親的人,經過十月懷胎,詩中描述孕婦的獨特體驗,從臥姿,到內部的宮殿,到一邊輕拍小腹,一邊輕柔地給腹中胎兒講故事的情境。一首七行的小詩,道盡即將為人母的心情,對胎兒無微不至地呵護和敏感,近乎神經質。我被隆玲瓊細致入微地描述與呈現而感動。之后讀到一系列寫在醫院經歷的詩歌,灑脫、肆意、獨特、悲憫情懷,愛我也愛眾生,角度的切入同樣是隆玲瓊詩歌的又一亮點,讀詩能觀其人,于古靈精怪中又能腳踏實地,于種子飄揚空中,然后落地生根。隆玲瓊的詩寫也在不斷擴充,扶貧詩,游記詩,游戲詩等,拿捏得當,可讀性強。生活在隆玲瓊面前就像劇本,生活氣息不斷又擺脫種種束縛,關愛、共情、獨立、超脫又具奉獻的詩性的語言,在隆玲瓊詩中無處不現。


                        劫翁 ( 詩人):隆玲瓊建構了一個秘境的通道,但她沒有設置閱讀的障礙,而是在適當的距離里種花,讓人跟著她的腳步,一步一步進入內心,感受一個女子玻璃一樣跳躍。

                        她的文字總體上是抒情的,近乎于一個個感悟、心得片段,很少有較為深入的思考,我想這也是她的特點,如“一塊玻璃/阻止了它被我雜亂的掌紋絆倒”——《敲窗的鳥》,她刪繁就簡,隔著玻璃看世界!秵畏羼劇芬晕镒杂,無論是結構和語言都很簡潔,但文字所呈現出對于命運的認知,卻讓閱讀變得沉重,尤其是結尾的三個字“跪,跪,起”,我就在想,是什么讓一個女子有了這樣宿命的氣息?愛情是人生最為重要的話題,奇怪的是作者用《一個簡單的道理》來命題,并用“熬粥”來比喻,無論是大米、斷骨,還是紅豆、蓮子,一個“熬”字讓人不忍卒讀,作者僅是想細化“相融”的過程嗎,而她為什么要儲存那么多的水呢?《石碑》讓我窺見作者的堅韌、倔強,也讓我感受到她是如何開鏨自己的命運通道的!拔业念B固不在于此/我更在意我凹進去的部分”——《石碑》

                        這些文字為我們提供了怎樣一個隆玲瓊?還是從她的《雨后》中尋找吧。雨停了,古城墻留下斑駁的痕跡。眾多的人流中,一位素衣的女子用小指輕摳著城磚的縫隙。她在尋找什么?

                        她的通道還在延伸,她在不停地種植自己。


                        冰斌  (詩人):羅伯特•休斯說:詩歌的定義幾乎從來都與其使用語言的特殊形式有關。從結構主義的角度,可以簡單地將“其使用語言的特殊形式”理解為一種言說方式。而很多人對“現代詩歌”中“現代”這個詞的理解是一個時間的概念,其實對于詩歌而言,“現代”這個詞更多表現的是一種隨著時代發展不斷產生的詩歌狀態。

                        隆玲瓊的詩就是屬于這種具有“現代”性的詩歌。

                        首先,是敘述性質的言說方式。這種言說方式剔除了假大空、傳統概念上所謂的思想或者意義、心靈沉醉或者情感經驗,干凈純粹地呈現文本的本身——實現的是文本即內容。

                        第二,干凈純粹這種言說方式并不意味著言說內容的貧乏。恰恰相反的是,隆玲瓊的詩關注個體與現實,在這些個體與現實中一定還有我們可能看不見的言說內容——詩是明晰之物,詩是黑暗之物。

                        現代詩歌發展到今天,很多傳統意義上的概念,例如意象、結構、語言甚至詩歌本身都發生了改變,呈現出這樣的一種狀態:詩歌具有多樣性,詩歌必須這樣而不能那樣是對詩歌本身的遮蔽。

                        卓越的文本體現,隆玲瓊的詩向我們呈現的正是:一種現代詩歌的可能性。


                        汪抒  (詩人):有那么多的詩人,其詩中強塞給我們的是生硬的詩意和虛假的詩意。他們費盡心力挖掘的所謂詩意根本不是詩意。至少不是當代意義上的詩意。

                        隆玲瓊顯然是一位優秀的詩人。她以純正而又幾乎無可挑剔的文本,讓我們驚訝。她的詩中貢獻給我們的是真正的詩意。

                        那么,真正的詩意來自哪里?

                        應該來自客觀事實?陀^事實似乎毫不閃光的內質往往蘊含著最真正的詩意。在隆玲瓊的詩中,敲窗的鳥、枝椏上的一只火冠雀 、舊物、單峰駝、熬粥、下水道、石碑、下街等等,都是真正的詩意的最本真的載體。

                        她用一雙不動聲色的眼睛,用一行行冷靜、簡約的文字,讓它們呈現出來;垩鄣淖x者自會看到那一環閃耀而出的詩意的光芒。

                        詩歌的終極追求和最高價值就是揭示生存的秘密。而真正的詩意就是直通真理,或是真理的本身。

                        在這個創作多元化的時代,詩人們的創作也有著任何人也無法否認的極大的層次的差別。靈魂達到多高的高度,其就會寫出達到多高境界的詩歌。

                        隆玲瓊正堅實地走在傾斜而上的光芒爍爍的路上。


                        馬芹永  (詩人):我是不喜歡評論別人的,更不敢評論別人的作品,隆玲瓊是一個例外。我一直叫她琪琪,她不是別人,她是個特別的人。

                        認識琪琪好多年了,但只是知道她是西南地區的一個環境執法者。我們在群里愛開玩笑,感覺她特機靈,有些淘氣。她的詩也讀過一些,只是籠統的覺得寫得不錯,讀了不會后悔的那種。今天一氣讀了她20首詩歌,不由得越來越想讀,且心生敬重。

                        老實說,人們越來越不怎么喜歡詩歌了,其原因是不能怪讀者的。我們大多寫詩的人寫出的東西脫離了生活,脫離了大眾。拼湊的文字更談不上情懷、精神、思想了。而琪琪的作品不是這樣的。

                        “一個簡單的道理

                        多像熬一鍋粥啊

                        如果我屬大米,總會有人

                        屬斷骨,屬某種傘狀植物,或者香菜小蔥

                        我若屬粟米,也自然有人屬紅豆

                        蓮子,百合或者冰糖

                        據說一百萬年前就有火的存在

                        即便如此,我們也毫不相干

                        那一口鍋到底可不可以

                        算著是紅娘?總之

                        事實上,我們仿佛爛也要爛在一起

                        多像一個熬粥人啊,一開始就知道

                        總會有些殘局不忍看,于是,提前儲存了

                        足夠的水”

                        一個詩人是要有愛的,這份愛是純潔的,偉大的,真實的,F在的人們還有多少人愿意為愛奉獻所有,甚至粉身碎骨,爛也要爛在一起?這是不是一首充滿煙火味,滿含濃烈情與愛的作品?

                        “扮相

                        又長又直的黑發

                        能表達棉麻的叛逆和曠達嗎

                        高高的鞋跟,能坐在一坡長長的臺階上

                        一條孤獨的石凳上

                        或在任何一個空鏡頭里,模擬空無

                        作濟世天下而悵然若失狀嗎

                        能按捺住虛榮心,佯裝與世無爭

                        像按住地鼠機里那上躥的電流嗎

                        貴族或是落魄之人

                        就能穿出絲綢的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嗎

                        若為平民,深諳布衣之禮

                        能持任何一個時代的懷疑,兼與任何一個

                        時代的傲骨嗎

                        能尊重一株植物的獨立訴求,對于衣衫

                        或者說一塊遮羞布,不要強加賦予嗎

                        比如棉麻

                        我說的棉,是籽棉的棉

                        麻,是披麻戴孝的麻”

                        在生活中,我們有太多的扮相,我們何曾不是作者質問中的樣子?這樣的質問難道不是真切的感覺到來自靈魂深處?這才是真正的詩歌該有的樣子。如果我們寫出的詩歌都能夠觸動靈魂,讓人思考并有所收獲,哪個讀者會拒絕收獲呢?

                        “致2202

                        等我的孩子會走路說話了,我要

                        帶他到這兒來,告訴他:

                        他的父母不是在這兒相愛的

                        卻因為在這里找回了他,更懂得了愛

                        這兒的清潔工在每天早上五點半開始掃街

                        但這里沒有街,只有長長的兩條巷道

                        一條平躺,一條豎立

                        每次窄窄的天剛被她擦亮,母親

                        就會聽到美妙的鳥叫。但這兒

                        看不到鳥,沒有藏著雛鳥的樹梢和屋檐

                        我要帶他爬上那條豎立的巷道

                        在最高一級的臺階上,指著

                        可能已有裂縫的墻,聽他脆生生地念:

                        國以民為本——。并如實地告訴他:

                        本,就是草木的根”

                        如果詩人都沒有了家國情懷,那大眾呢?如果人人都沒有了家國情懷,國家的根基在哪里?民族的希望在哪里?是哪些人帶頭忘記了家國情懷?忘記了國之根本?愛國家,愛人民,這不應只是口號,不虛假,更不落后,不丟人。憂國憂民才是一個詩人應有的情懷。我們還有嗎?還有多少年輕人有這種情懷?還有幾個年輕的女詩人有這種情懷?

                        隆玲瓊,一個有情有愛有精神的人,一個真正讓人敬重的女詩人。

                        愿這樣的人越來越多。


                        簡(詩人):讀隆玲瓊的詩,你永遠有種新鮮感,你永遠不知道,她的下一首詩歌會從哪個點切入,會有怎樣出其不意的語言擊中你的內心。

                        《前方到站通遠門》一組,從一位母親的精神視角,從時代環境的物理視角,她細膩含蓄地表達對現代科技下生命孕育的認知,個人即眾生,普眾即時代,極具科普性、現代性。母親對新生命的渴望、期待、擔憂、欣喜,為之而作出的努力、奉獻、犧牲,她的寫作是藝術的再現,審美的表達,讀之驚艷而震撼。

                        《扶貧記》中她心懷悲憫寫大愛,寫家鄉巨變,寫時代巨變,純樸而純正。大主題小處寫,小事情深處寫。

                        除了主題性寫作,她非常善于捕捉生活日常,也許于你是一些瑣碎,于她卻是另一樣的詩意。玩兒狼人殺游戲,看孩子吹泡泡,一次叢林的行走……在她筆下無不詩意盎然。




                        創作談



                        我在詩里自圓其說

                        文/隆玲瓊


                        01


                        透過半扇窗戶進入的燈光,慢慢將整間屋子烘得昏黃而溫暖。夜哭的孩子重新入睡,時針指向凌晨兩點半,我卻比在清晨還要清醒。這是眾多日子中的一個日子、眾多夜晚中的一個夜晚,我是眾多數羊人中的一個數羊人。開始我有一群羊,后來有廣袤的大草原,再后來羊群布滿整個夜空……這情景如同艾米莉.狄金森筆下的《要造就一片草原》。不知是誰說過,寫作是為了逃避,我有些贊同。如果今夜寫詩,便是逃避我的羊群,我想把我的羊群趕進他人的帳篷或者夜空。

                        此刻,萬籟俱靜如追憶,月明風輕似憧憬。


                        02


                        昨天去醫院開出院證明,在外科接診處碰到一個同事,很健談和硬朗的一個人。他帶著極力掩飾的痛楚說,膽囊有個結石,這次可能要做掉了。我問他怎么一個人來,他說開始不想挨刀子,媳婦正在路上,又特地補充了一句:“本來我一個人也行”。透過口罩我能看到他扭曲的表情,一個剛剛割掉闌尾的人特別能理解他的一邊傾訴一邊掩飾。我想,他要是也寫詩,是否能通過一首詩來緩解部分疼痛;是否會在絞痛與放射性疼痛之間突然有了新的割舍觀;是否會不假思索地說出:我一身虎膽竟然不敵幾克膽固醇結晶體,不如摘掉。
                            生活,便是無數個這樣自我佐證與自圓其說的白天,加上無數個數羊人與內心對話的夜晚吧。隔壁618的敲門聲傳進來,急促持久,迫使我從門縫看到一個穿著底褲的房客,如何讓一扇為他關上的門重新再為他打開。唉,這個抱著臂膀自圓其說的旅居者。


                        03


                        有位朋友說,寫作是星空下的孤獨,詩人和上帝相等。寫作的孤獨即個性的出現,即創造的誕生。

                        是呀,寫作的孤獨者并不是脫離社會群體的消極自居者,而是從社會百態中提取自我的純粹,從眾聲沸騰中抵達自我的安靜。這種孤獨因為心里有萬物而柔軟膨脹,像附著于蛋糕的奶油,蓬勃純凈,形全味甘;這種孤獨因為遠離喧囂而陡峭立世,像孤松生于巖頂,身在空中,根深石內。


                        04


                        雖然寫作的時日也不算短,但受制于天分和努力,我離一個詩人還有很大的差距,目前還沒有自己詩歌特性甚至詩歌方向。陳東東說,一個詩人的三個時期分別是音樂、饗宴和冬雪。詩人的音樂是什么呢?一種適合自己,也專屬于自己的發聲方式,或者一個獨特的音樂形式或構造?而哪種發音方式適合我的聲線,哪種表現方式才適合你對我的閱知呢?我希望是緊貼生活的,純粹的,是“寫什么”大于“怎么寫”的。

                        然后呢,期待饗宴和冬雪。


                        隆玲瓊詩選》》


                        單峰駝


                        我仔細想了,等到我的世界

                        荒蕪,就變一只單峰駝

                        理想只留沙子和水


                        已再沒有什么需要思考和憂慮,頭可以變小

                        行走是逃不了的,腳掌一定要變大

                        嘆氣也沒必要了,就長一個粗長的頸

                        喘息——


                        認一個戴面紗的馴獸師作母親吧,不用交換

                        哭和笑,只需要聽懂她的三個字:

                        跪,跪,起——



                        一個簡單的道理


                        多像熬一鍋粥啊

                        如果我屬大米,總會有人

                        屬斷骨,屬某種傘狀植物,或者香菜小蔥

                        我若屬粟米,也自然有人屬紅豆

                        蓮子,百合或者冰糖

                        據說一百萬年前就有火的存在

                        即便如此,我們也毫不相干

                        那一口鍋到底可不可以

                        算著是紅娘?總之

                        事實上,我們仿佛爛也要爛在一起


                        多像一個熬粥人啊,一開始就知道

                        總會有些殘局不忍看,于是,提前儲存了

                        足夠的水



                        下水道


                        相比其它被冠以“下”字的事物

                        下水道看似更認命,或者說更有自知之明

                        完整地曲身于暗黑的地下,不露聲不露色

                        相比其它被藏于暗黑中的事物

                        它的驕傲在于,每一次關節的彎曲,都坦蕩而直接

                        沒有唯唯諾諾。幸運的是

                        它的出口即是江河



                        石碑


                        想做一塊頑石。但

                        總是要掏出點什么才能圓今生的功德

                        那就慢慢用鏨子,挖去

                        一部分白墨吧

                        即便是這樣,我也不打算杵在路口

                        做南北的界,或者做東西的樁

                        我的頑固不在于此

                        我更在意我凹進去的部分,像誰的手筆

                          或者說飛撒的部分,像誰的語氣



                        奶头被两老头吸大了片段

                                <form id="tfrbj"></form>

                                  <address id="tfrbj"><listing id="tfrbj"></listing></address>
                                        <sub id="tfrbj"><listing id="tfrbj"></listing></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