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frbj"></form>

            <address id="tfrbj"><listing id="tfrbj"></listing></address>
                  <sub id="tfrbj"><listing id="tfrbj"></listing></sub>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文學專題 > 抗疫 > 正文

                        胡木非木:我從未如此熱愛我的城市(組詩)

                        ——謹以此詩獻給合川區抗擊8.03新冠疫情的人們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胡木非木    日  期:2022年8月11日      



                        我的城市安靜了下來


                        這是八月,江水溫婉碧綠

                        如修長的手指,劃過我們熱愛的城市

                        往日黃昏,濱江路濃密的樹蔭底下

                        那些悠然散步的人流,去了哪里

                        嘉陵江,涪江,揚起詫異的波光


                        財富廣場安靜下來了,步步高

                        新重百,大潤發,安靜下來了

                        塔爾門廣場,人民廣場安靜下來了

                        盧氏米粉店,兄弟燒烤鋪,安靜下來了

                        寬闊的街道,兩旁的車輛都安靜下來了


                        站在自家陽臺,我只能眼睜睜

                        看夕陽烙紅天空,從城市西邊落下

                        防疫的喇叭聲在小院響起

                        廣場舞舒緩的旋律

                        被立秋的第一片落葉代替


                        她的咳嗽聲令我們憂心


                        我們的城市,從未如此安靜

                        她累了,停下前行的腳步

                        八月的熏風中,稍作停歇


                        她病了,站立在罕見的

                        四十多度熾熱的高溫下

                        在嘉陵江和涪江警惕的耳朵邊

                        輕輕咳嗽了一聲。這咳嗽聲

                        即刻被蟬鳴淹沒,被一路向南的江水

                        涌起,又落下的浪花淹沒


                        這咳嗽聲,縈繞在

                        八月,晴朗的星空下

                        令一百五十萬合川兒女

                        徹夜未眠,憂心如焚


                        當我舉起沉甸甸的體溫槍


                        那位返回小區

                        手提一兜大白菜的大爺

                        顫巍巍向我伸出

                        青筋暴露的右手


                        那位對我說,等米下鍋

                        想要去超市的大嫂

                        哀求的目光,淡藍色口罩下面

                        誠懇得,讓我心慌


                        我微微顫抖著手

                        舉起沉甸甸的體溫槍

                        對準黃皮膚的手背

                        輕輕扣動按鈕


                        沒有誰看見,我曾偷偷

                        舉起體溫槍

                        對著我熱愛的城市發燙的額頭

                        瞧了瞧,數字屏上

                        她像八月的氣溫一樣

                        居高不下的體溫


                        在百花巷我們筑起一道墻


                        鐘鼓樓對面,從前有座百花山

                        現在有條百花巷,多美的名字啊

                        兩個戴紅袖章的大學生志愿者

                        像兩朵鮮艷的花兒,和我

                        和那位年輕的社區女副書記

                        并肩站在一起,查驗綠碼

                        登記信息,勸阻外出人員

                        我們不是在守護百花齊放的春天

                        我們是要在百花巷外筑起一道墻

                        阻斷疫情傳播鏈,讓樓棟里的人

                        安心,安全,幸福的生活

                        不受病毒的侵襲


                        護目鏡后的眼睛真美


                        熱浪洶涌,潔白的防護服

                        像一朵美麗的白蓮花,入夜

                        燦然盛開,在打銅街

                        井然有序的核酸采集點


                        她是誰,一米線上

                        請允許我竊想,我想要

                        離她近些,再近些

                        好看清,防護帽下卷攏的

                        如瀑長發,和

                        防護服里汗涔涔的青春


                        像蜻蜓點水

                        愛可以是一枚口咽拭子么

                        探入我打開的咽部,左右輕點

                        一雙睿智的眼睛

                        掩藏在護目鏡后面

                        真美


                        近視的眼睛,不無遺憾

                        竟認不出,后背上淺淡的的名字

                        只記得,一個統一的稱呼

                        永川區中醫院援合醫療隊










                        奶头被两老头吸大了片段

                                <form id="tfrbj"></form>

                                  <address id="tfrbj"><listing id="tfrbj"></listing></address>
                                        <sub id="tfrbj"><listing id="tfrbj"></listing></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