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frbj"></form>

            <address id="tfrbj"><listing id="tfrbj"></listing></address>
                  <sub id="tfrbj"><listing id="tfrbj"></listing></sub>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文學專題 > 民族復興專欄 > 正文

                        感動重慶|張昊:到縉云山去,去當“背二哥”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張昊    日  期:2022年9月1日      

                         

                        縉云山以繚繞多姿的云霧成名,縉嶺云霞,變幻多姿,常年仙氣飄渺。

                        然而,這個8月,云霧消散,窗外望去,可見片片枯焦的樹林,部分山石裸露,山間那些以往淅淅瀝瀝、叮叮咚咚的山泉溪水,漸漸枯涸。

                        821日,北碚歇馬,虎頭山上飄起了山火燃燒帶來的“黑云”。山路狹窄陡峭,形勢緊急,朋友圈里瞬間被引爆。

                        人們關心著、行動著,捐款捐物的、騎摩托車搬運物資的、登頂清理山林的……一幅幅熟悉的面孔,奔走在行動一線。

                        坐不住了,刷著一條條繁復多樣的信息,坐不住了。然而前線傳回的消息,都是急尋騎手,急尋會操作油鋸的人,我剛好這兩項技能欠缺,心中梗塞,一句話在腦海中繚繞:“總得做點兒什么!

                        824日,北碚依然是44℃高溫。12點半左右,看到一條信息:“隔離帶建設點大量物資需要轉運,急需男志愿者運送物資!绷⒖剃P掉電腦,上山,去當“背二哥”。

                        北碚人民有多熱情?多有效率?回家換好衣服,帶上水壺、毛巾,趕到山口集合點,區區半個多小時的時間,等待上山的志愿者已然人頭攢動,前方傳來新反饋:“物資已經充足,轉運志愿者充足,暫不需要新人員進山!

                        那就就地當搬運工。集合點物資堆積如山,還不停有熱心市民送來各種新物資、送來做志愿者的好友親朋。能量飲料、藥品、毛巾、冰塊、盒飯、頭燈、滅火器、鐵鍬、油鋸……我跟著熱心的姐姐妹妹嬢嬢們一樣樣堆碼整齊,隨時聽從召喚,往轉運的騎手們的背簍和車上裝。

                        不多時,調度員分發了序號條,我跟隨大隊伍徒步上山。一站站等待、一站站搬運、一站站往上走,沿途所見,除了到處物資充盈而外,最美的風景還是那一張張青春洋溢的志愿者的面孔。

                        他們眼中有光,聽到任務就蜂擁而上,生怕把自己落下;他們心中有熱,沿途盡量節約物資,無論是飲品、藥品還是食物,都是盡量優先供給一線人員,自己所用則能不取就不取,即便在酷暑艷陽之下他們早已大汗淋漓,口舌焦躁。

                        就這樣一站站走到隔離帶建設前線,終于明白了征集男志愿者轉運的緣由。

                        舉目所見,是一條坡度達60°以上的斜坡,僅僅在昨夜以前,這里還是片茂密繁盛的森林,立滿了各種各樣的青翠樹木,為了建設隔離帶,這里剛剛被連夜開辟出來。

                        多年來未被擾動的深林泥土,化作了一腳深的浮土,像鋪了一尺深的滑石粉,細膩漂浮,踩上去走兩步退一步。連前幾天在虎頭山大顯神威、功不可沒的越野摩托車都幾次沖坡失敗。

                        沿路碰到了不少熟悉的面孔,同事、熟人,大家相視而笑,說一聲:“你也來啦!”一股股熱流便在涌動。

                        在隔離帶建設一線,碰到了北碚區委宣傳部的秦廷富老師,他連續奮戰了多日,凌晨四點拍出了火爆全網的短片《星光》,記錄下800多輛摩托車轉運物資,300多人接力肩挑背扛的身影,車燈、頭燈在山間林中穿梭,匯成了人間最美的星光。他飛無人機上去,看到隔離帶已經搶通,與隔壁的璧山接攏,眾人頓時松了一大口氣。

                        物資轉運是一個鏈條,前方傳來消息,指揮部缺晚餐,已將近7點,但只剩兩盒盒飯。我們一干待命志愿者,聽聞消息,立刻啟動,現場缺乏背簍、背包,我們只能兩手各提三四袋,慢慢上行。

                        坡陡路滑,雙手提滿東西,只能盡量把腰伏低,一路走,一路小心盒飯,左拐右繞,尋路向上,在山下看著區區幾百米的土路,我這個出身華北平原的人,走幾步卻氣喘吁吁。

                        終于翻過一個山坡,卻被告知,這只是萬里長征第一站,歇息一下,繼續。翻過幾座山梁,看看離第一線已然不遠,才發現“行百里者半九十”。

                        幸好遇到中建三局的同志,攀談幾句居然和我老婆是鄄城老鄉,隨他登上他們公司冒險攀爬上來的挖掘機,接過其他志愿者手中的幾十份盒飯和一袋頭燈,繼續往上沖刺最后的站點。

                        這臺挖掘機是開赴前線修路的,我們搭乘在駕駛室外,兩手掛滿盒飯,胳膊勾住護欄,一路轟隆上前。

                        山前本沒有路,師傅一路走,一路仔細平整地面,推開攔路的樹木。此刻,坐在轟隆作響的挖掘機上,我居然聯想起搭載在裝甲車上的步兵。

                        越往上越黑,一步外就是懸崖。幸而有驚無險,終于送抵。

                        一線的師傅們看到我們又送了飯來,居然惋惜,低頭一看,原來盒飯已經再次堆滿,我反而慶幸,這個時刻,這個高度,物資寧可小有浪費,可不能匱乏。

                        在山頂坐下休息,才發現褲子已經被盒飯中打翻的湯浸濕,看向山下的大美北碚。背靠秀美的縉云,聽著旁邊劈啪作響的山火,這么美好的北碚,這么秀雅的縉云山,可千萬不能有失啊。

                        一聲吆喝,身旁手持油鋸的志愿者又起身奔赴山林。又一批專業隊伍到達,志愿者已經開始清場。一路向下,山間所見,又是一隊隊登山的隊伍,一條條星光。

                        上山一個多小時,下山也不快,天黑路滑,只有把腳深深插入土里,一點點往下滑,一上一下,喝了四五瓶水,卻都化成了汗,走出山口,鞋里倒出兩腳沙土。

                        回到街市,恍如隔世,這才發現帽子丟了、毛巾丟了、手套丟了,連忙找志愿者要了條濕毛巾,擦了擦頭臉。

                        看看手機,已經接近夜里11點,路旁等滿了待命的志愿者和摩托車。

                        在路邊等家屬來接,可能形象還是狼狽,有大姐熱情地要送我回家,有大哥主動加油鼓勁兒;氐郊,鞋子裝滿土,襪子都是土,腳板還是土,混了三腳土,洗澡又是一身土,躺在床上時才感覺大腿酸軟,渾身無力。

                        聽著窗外幾乎一刻不停的直升機聲、山地摩托聲,半夜無眠,以前夜深時聽到“炸街”的摩托聲,總是厭煩,現在聽到這些奔波轉運的摩托聲音,卻覺得心安。

                        查看手機,信息爆滿,一天一夜之間,已經收到北碚作家的近二十篇各類詩文。

                        這一趟“背二哥”走下來,我心中又充滿了希望,對這片土地,對這些可愛的人民。忽然想起朱東潤先生在《張居正大傳》里的一段話——

                        整個中國不是一家一姓的事,任何人追溯到自己的祖先的時候,總會發現許多可歌可泣的事實;有的顯煥一些,也許有的黯淡一些。但是當我們想到自己的祖先曾經為自由而奮斗,為發展而努力,乃至為生存而流血時,我們對于過去固然看到無窮的光輝,對于將來也必然抱著更大的期待。

                        前進吧,每一個中華民族的兒女!

                         (本文圖片均由作者提供)

                         








                         

                        奶头被两老头吸大了片段

                                <form id="tfrbj"></form>

                                  <address id="tfrbj"><listing id="tfrbj"></listing></address>
                                        <sub id="tfrbj"><listing id="tfrbj"></listing></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