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frbj"></form>

            <address id="tfrbj"><listing id="tfrbj"></listing></address>
                  <sub id="tfrbj"><listing id="tfrbj"></listing></sub>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新聞動態 > 文學信息 > 正文

                        中國文學盛典·魯迅文學獎之夜|張者在“學習貫徹黨的二十大精神,推動新時代文學高質量發展——魯迅文學獎獲獎作家座談會”上的發言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張者    日  期:2022年11月19日      

                         

                        首先我要感謝魯迅文學獎評委會,將第八屆魯迅文學獎短篇小說獎頒發給我。

                        寫作當然不是為了獲獎,但獲獎可以鼓勵作家繼續寫作。

                        文學創作是個人化的,是孤獨的長路,大部分時間都是踽踽獨行。獲獎可以讓一個作家自信起來,充滿激情地去完成更加優秀的作品。對我來說,獲獎是人生上半場的一個美麗的句號,同時也是下半場的發令槍聲。

                        作家的文學之路就是人生之路,和現實生活密不可分。生活是文學創作的源泉,是文學創作的緣起。生活是作家的記憶之根,文化之根,也是文學創作之根本。

                        現實生活當然不都是完美的,但是,“從不完美中發現完美,便是愛這世界的方式!边@也是一個作家的責任。

                        長期以來,文學仿佛一直是文學圈里的事,這當然不正常。

                        現在大家都在思考文學如何出圈,如何把文學推向社會,推動文學的跨界傳播,擴大文學傳播力和影響力,這是作家、編輯、文學期刊、出版社的一個重大課題。這次的文學盛典就是一次很好的嘗試。而作品能跨界傳播需要一個作家踏踏實實地寫出優秀的文學作品。好的文學作品不僅僅是跨出文學界,還要跨出國界,走向世界。

                        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二十大報告中提出,推進文化自信自強,鑄就社會主義文化新輝煌。增強文化自信,就是要增強中華文明傳播力影響力。堅守中華文化立場,提煉展示中華文明的精神標識和文化精髓,加快構建中國話語和中國敘事體系,講好中國故事、傳播好中國聲音,展現可信、可愛、可敬的中國形象。

                        增強文化自信,增強中華文明傳播力,這需要優秀的文學作品。優秀的文學作品也支撐著作家的自信。有了優秀的文學作品,才能增強傳播力,才能讓中國的文化在全世界綻放出美麗的光芒。

                        我們正處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之中,如何用文學的方式記錄時代,謳歌時代的進步,跨出國界去展示中華民族的燦爛文化,去展示中國式現代化的偉大成就,這是擺在我們作家面前的重大課題。

                        “加快構建中國話語和中國敘事體系,講好中國故事”,這是我們每一個作家的任務。要完成這個任務,作家就要聚精會神地,心無旁騖地去寫作。

                        塞林格曾經在晚年時提出“臨終三問”:一問“你寫時確實全神貫注了嗎?”二問“你是寫到嘔心瀝血了嗎?”三問“你寫下的是你作為一個讀者最想讀的東西嗎?”

                        中國作家要學習這種寫作精神,鍥而不舍地去探索,去挖掘。同時,文學作品的寫作需要耐心,特別是小說創作,需要耐得住寂寞。帕慕克曾經說:“小說家則是借耐力來打拼,基本上是靠著耐心,慢慢地,像螞蟻一般地前行。小說家令人印象深刻,憑的不是那種瘋魔而浪漫的眼光,而是他的耐心!

                        中華文化重視自然,也重視自然中的人。注重“天地人”和諧共生,這是中華文化從古至今的底色。黨的二十大報告深刻指出,“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是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內在要求!睂崿F人與自然和諧共生,建設望得見山、看得見水、記得住鄉愁的美麗中國,這些美好愿景正在實現。我們的文學創作應當與之相匹配。

                        特別是短篇小說創作,是以小見大的,能“借一斑略知全豹”。茅盾先生曾經說過,“短篇小說主要是抓住一個富有典型意義的生活片段,來說明一個問題或表現比它本身廣闊而又復雜的社會現象!

                        面對綠水青山,我們可以從一片葉子開始,一葉顯樹,一樹見林,一林能見山之黛色,就能讓萬山紅遍,盡顯金山銀山。

                        海明威認為,“少年時恰當的困難是寫作最好的老師!蔽沂潜鴪F人的后代,兵團人是在極端艱苦的環境下屯墾戍邊的!渡角霸撚幸豢脴洹分v述的是在花草蹤跡難覓、雜石荒涼遍地的深山礦區中,將一棵茂密而孤獨的胡楊樹移植到學校的故事。老師帶著孩子們去想象一棵樹、尋找一棵樹,挖樹、移樹、栽樹,去滋養這棵樹,因‘樹’而發生的一切就是小說的基本內容!渡角霸撚幸豢脴洹愤@個“該”,從環境生發,又帶著明亮的期冀,成為一種向死而生的“精神信仰”,那種信仰就是胡楊精神。胡楊樹是一棵寄寓美好生活之望,文化生命之喻,人生成長之輪的 “樹”。

                        2022 年 7 月習近平總書記再一次考察新疆,看望了兵團人的棉花地。他強調,要深入開展文化潤疆工程,發揚胡楊精神。

                        當我動筆寫這一棵樹時,我才發現,我寫的不僅僅是樹,原來也是人,是兵團人。人和樹在荒漠中最終扎下了根,成為屯墾戍邊,維穩護邊的不可缺少的重要力量。

                        一個作家的孤獨旅行將繼續開始。

                        讓我們來到夢開始的地方,面向大漠胡楊,面對雪山草地,輕輕一躍,便是藍天白云,萬水千山。

                         

                         

                        (張者,本名張波,男,中國作協小說創委會委員,重慶作協副主席,一級作家。出版長篇小說大學三部曲《桃李》《桃花》《桃夭》,長篇小說《零炮樓》《老風口》,中篇小說集《朝著鮮花去》《或者張者》,散文集《文化自白書》等。作品曾被各種文學選刊轉載,并多次登上文學年度排行榜,獲得各類文學獎。2022年獲得第八屆魯迅文學獎。

                         

                         

                         




                         



                         

                        奶头被两老头吸大了片段

                                <form id="tfrbj"></form>

                                  <address id="tfrbj"><listing id="tfrbj"></listing></address>
                                        <sub id="tfrbj"><listing id="tfrbj"></listing></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