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frbj"></form>

            <address id="tfrbj"><listing id="tfrbj"></listing></address>
                  <sub id="tfrbj"><listing id="tfrbj"></listing></sub>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文學專題 > 抗疫 > 正文

                        戰“疫”有我|舒舒:沸騰的小區群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舒舒    日  期:2022年11月22日      


                         

                        這個小區是些什么人組成的呢?

                        有人調侃說:有政府工作人員、銀行職員、教師、檔案管理員、餐飲服務員、環衛工人、新聞媒體人、當老板的、打工的、待業的……總之什么人都有。

                        大家來自的行業不同,地方不同,所以在小區生活了幾年,彼此也并未有什么交集。

                        我在小區的3棟住了快五年,除了同樓層的李姐,一個都不認識。不是不認識,是連面都沒有見過,有時候甚至懷疑這棟樓只有我們一家人住。樓上樓下也不是沒人,一到晚上,就響起各種聲音,上樓的腳步聲、開門、開燈、洗澡、做飯、拖地、洗衣服等林林總總的聲音……

                        后來經過了解,才知道這棟樓住的絕大多數是廠里的工人。他們很早出門上班,很晚才回家。工人們住的時間好似都不長,住一段時間就搬走了。接著再來一批,一年也許可以見到好幾撥陌生的面孔。好不容易互相漸漸熟絡,卻搬走了。一撥撥地搬走,徒惹得心里失落。

                        疫情暴發后,小區篩查出兩例確診,好幾棟樓封了,沒封的樓也不敢隨意外出。大家宅在僅五十個平方的空間里,人少倒沒覺得什么,可一家四五個人的,再加上孩子蹦跳、吵鬧,就覺得空間狹窄,感覺哪哪都是人,哪哪都不自在。焦急、煩躁在所難免。于是,大家就將平時屏蔽嫌吵的小區群解封,在里面交換信息,聊天解悶。

                        小區群是一位熱心的鄰居建的,目的是方便大家交流信息。平時的群里極為安靜,但疫情期間,群里信息陡然增多。所有人湊到群里問這問那,說這說那,信息鈴聲從凌晨到深夜響個不停。大家在群里互相傳遞所聽所見,今天發生了什么?明天發生了什么?門口的出門情況,小區的超市營業情況,半夜時有什么異響,雞毛蒜皮的事情,大家討論得熱情澎湃,意猶未盡。

                        大人們通過這種討論,互相能找到心里的某種安慰感。但孩子們關在家里上網課,不能下樓活動,他們在家里跳、吵,把玩具打得叮里咣當,或者扯著嗓子大聲哭鬧,樓下的鄰居們只有忍著,也有那忍不了的。就站到窗口大聲叫:樓上的,請輕點嘛!樓上的如果沒有反應,樓下的就將信息發在群里吐槽。大家看了信息后,也互相說出自己遇到的類似事情。原本是說的九棟砍肉的事情,可十棟的人看了后,卻以為是說自家孩子跳繩的事情。兩個自說自話的人,牛頭不對馬嘴,話接上頭,你來我往,爭得面紅耳赤。而群里幾百人你一句我一句開導、湊熱鬧、幫腔混戰成一團?吹阶詈,而真正爭論的兩人,早被群里一條條信息刷到了頂上,這下,想吵也吵不起來了。

                        城里核酸采集點有中招的,鄰居們看了流調公布后,在群里交換意見。要如何避免?有人將示范視頻發到群里學習,有人建議隔遠距離,還有人建議隨身帶一小瓶酒精,前一個人做后,馬上用酒精往空中噴一噴,這個方法得到了大家的采納。次日核酸采集點,女人們都舉著酒精往空中噴,間隔距離也由原來的一米,自動間隔到兩三米。在這種情況下,年輕人都很自覺。反而是那些住在一二樓的老人們,平常在小區中間的壩子里走習慣了,總是會忍不住出門。防疫人員一次次將老人勸返,可他們仍然偷偷出去。老人們與防疫人員打起了游擊戰,防疫人員守著他們,他們也守著防疫人員。防疫人員前腳剛走,他們后腳就出去。于是,這時候住在樓上的鄰居們,成了監督員,只要有老人走出門,樓上的鄰居就拍照片發到群里報告,X棟有老人出門,請家人立即勸回去。

                        深夜十一點,群里信息好不容易靜了半晌,卻突然又彈出一條信息。

                        有人問:請問紅碼怎么報備?

                        紅碼?你是紅碼?

                        是的。

                        你從哪里回來的?以什么方式回來的?經過哪里?怎么進的小區?這兩天有沒有下樓?……后面一長串的問號嘟嘟彈了出來。一個個問題不僅顯示出大家的擔心和急切,也讓那孩子的家長急了,說你們一個一句把孩子給嚇著了。他是從江北回來的,私家車,沒有出門。你們不要怕,沒問題的。有人立即就問:10號回來的,怎么沒有向社區報備?報了,報了兩次,可社區沒有打電話;貋淼膬商於际亲隽撕怂岬,沒有出門,現在請問怎么報?鄰居們立即發了社區的電話、物管的電話、還有縣防疫指揮部的電話。然后大家七嘴八舌向孩子建議:不要出門,就在家里,報備后就會有人上門做核酸,做了核酸碼就會變回來。

                        一夜過去,次日一早,聽說6棟封了3單元。昨夜的熱心鄰居們在群里猜測,是不是昨夜的紅碼確診了?發信息詢問,可沒有回答,大家越是擔憂焦急,猜測定是昨夜那個紅碼出了問題。在惋惜心痛之余,卻突然冒出一條信息:不是我,我的碼已經變成黃碼了,群里立即發出一片歡呼聲。說太好了,太好了!不是你就好,害我昨夜一直擔心。孩子的家長也出來說話:讓大家擔心了,孩子沒事,昨夜已經采了核酸樣本,今天碼已經變黃了,謝謝大家!

                        不知什么時候,我居然不反感這個群了,也不反感群里的吵鬧了,F在每天看得最多的,就是群里的動態。鄰居們在做什么,總是會通過小區群了解一二。

                        有人說:家里沒菜了,領個出門條去備點物資,有誰需要順帶的?

                        我被隔離在9棟的,你可不可以給我帶半斤姜、半斤蒜放在門口,我給你錢。

                        沒問題,還要什么不?

                        ……

                        像這樣的對話看著真溫暖,疫情雖然可以讓我們隔離在家,與外界隔絕,但疫情卻讓彼此陌生的人們成了關鍵時候最暖心的親人。偶爾爭吵,是把發現的事情說開,得到解決,為了營造更好的生活環境;發現紅碼,詢問、安慰,不僅是為了防病毒本身,也是為了擔憂防疫的疏漏,切斷病毒的來源;盡自己所知道的提供幫助,是因為我們同住一個空間,同呼吸,共命運,一人不好,大家都不好;鄰里互相幫助,顯示了人們在災難面前的大義,只有互幫互助,才能克服時艱,渡過難關。

                        又有信息來了——9棟解封了!9棟解封了!

                        群里立即傳來一片歡呼聲……

                        望著窗外的陽光,這段時間,或許沒有比這個更好的消息了。





                                        








                        奶头被两老头吸大了片段

                                <form id="tfrbj"></form>

                                  <address id="tfrbj"><listing id="tfrbj"></listing></address>
                                        <sub id="tfrbj"><listing id="tfrbj"></listing></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