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frbj"></form>

            <address id="tfrbj"><listing id="tfrbj"></listing></address>
                  <sub id="tfrbj"><listing id="tfrbj"></listing></sub>

                        最新信息
                        熱門信息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文學專題 > 每日薦書 > 正文

                        每日薦書|蔡東:《月光下》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本站    日  期:2022年11月23日      




                        《月光下》(第八屆魯迅文學獎獲獎者小說精選集)


                        這些年,用寫作抵御輕飄,致力于跟生活建立起結實強韌的聯結。希望較深入地關照人生,也希望自己的作品是建設性的。寫作錨定了飄忽的思緒,寫作也令我的身和心常在一起。小說是情感、閱歷、認知、藝術方法和生命感覺的結晶體,寫小說是人生的修為,是創造性的精神活動,攜帶深層美妙的快樂,當然,寫小說更是一個寂然勞作的漫長歷程。惟愿對日常生活保持恒久的熱情,保持靈敏度和洞察力,往人世更深處去看一看,不斷嘗試從更本質的意義上書寫世事和生活。                                    

                        —— 蔡東


                         

                        內容簡介:


                        小說集系第八屆魯迅文學獎獲獎者蔡東的作品精選集,涵蓋了作家不同階段的小說。蔡東的寫作既有對人物現實困境的精準描畫,又有對生命絕境的形而上的思考與叩問。蔡東善于從日常生活中取材,發現生活中的困頓和詩意,發現生活中的痛苦與歡愉,其日常生活寫作具有一種建設性力量。蔡東關注人從困境中自我清潔、自我照亮的能力,其作品的美好不是某種刻度化的所謂品質,而是對日常內在的豐富性和感受性的激活。


                         

                        推薦理由:


                        短篇小說《月光下》,映照人的疏離與親情,古老的詩意轉化為現代經驗的內在光亮。

                         ——第八屆魯迅文學獎授獎詞



                        蔡東的《月光下》從敘事形態上看,與《在阿吾斯奇》(作者:董夏青青)有異曲同工之處。細節的隱約含混、心緒的彌漫升騰,弱化甚至打亂情節順序,以人物內心話語牽動情境交迭,凸顯心理空間和時間,加強敘述的主觀質地和個性色彩等技巧,是年輕一代女作家女性主義表情的流露,也是《月光下》敘事風貌上最獨特也最見神采的一層亮色之所在。

                        ——李林榮


                         

                        《月光下》通過姨母和外甥女的歡愉相伴與最終分離將小人物共同經歷的成長創傷與普遍面臨的生活困境生動演繹。之所以選取姨母與外甥女這一特殊的人物關系,是因為這種關系從最初就注定了分離。無論是姨母還是外甥女都不能中止成長,這就意味著她們曾經的關系即便再親密無間,也無法阻礙時間推移造成的裂痕。雖然這種先天不穩定的關系從表層來看牢不可破:不僅外甥女對姨母有著難以割舍的依戀,姨母對外甥女也有著無法切斷的情感。二人甚至在這種融洽異常的幸福體驗中遺忘了時間,忽略了自己與對方都在潛移默化中發生著改變,直至徹底打破原有生活的平靜與美好?梢钥隙ǖ氖,她們二人相伴的時光越是愉悅,分離的痛苦就越是難以承受,在心理中越是依賴對方,分離后的孤獨就越是無法擺脫。蔡東的獨到之處在于沒有局限于這一生活常態的紀實,也沒有刻意渲染這種普通情感糾葛的傷痛,而是借助作品深層結構的有機搭建,透視平凡生命的偉大意義。具體來說,《月光下》在情節的展開過程中形成對立性的二元結構:曾經的記憶與當下的現實。之所以是對立性的是因為前者被賦予理想性的完美,后者根植于現實的殘缺;前者洋溢著超凡脫俗的詩意,后者充斥著蠅營狗茍的世俗。前者以夢境的完美演繹著對現實的自由超越,后者以真實的苦痛揭示著生活的沉重。那么,這種二元結構的設置意味著什么?如果說曾經的記憶構成姨母與外甥女對抗現實的精神支撐,那么當下的現實則構成二人認同現實的客觀力量。二人的分離不僅僅是突發的偶然,而是各自獨立承受生活、譜寫屬于自己生命樂章的必然,一旦她們離開只有依靠對方才得以成立的保護傘,她們自然要獨立面對曾經從未想象過的艱辛與絕望。而在這種肉體與精神的雙重重壓之下,她們唯一可以依靠的就只剩下對昔日完美生活片段的追憶。雖然從純粹客觀的意義上來說,昔日的生活場景絕非無憂無慮的仙境,也非生命肆意綻放的樂土。但是對她們二人來說,當下的現實越是沉重,曾經的相伴就越是彌足珍貴,越要人為地將其理想化為絕對的完美。因為只有這樣,才能讓她們暫時擺脫現實的羈絆,也才能讓她們在難以超越的生存困境和無以復加的精神重壓中持續鼓起勇氣,不徹底淪為維系肉體生命的工具。換句話說,曾經的記憶是以理想的方式實現對現實的否定,通過這種否定,劉亞和李曉茹才能有效抵御生存重壓的肉體折磨和精神侵蝕,從而構成維系她們艱難生存的精神支撐與靈魂皈依。與其相反,當下的現實則是打破二人夢境,將她們拉回現實的外部力量。無論她們曾經的相伴是怎樣的溫馨與親密,無論她們對曾經的記憶進行怎樣理想性的渲染與完美化的篡改,她們的生活始終都要繼續,終究無法在虛幻的想象中回避現實的沉重,更不可能憑借記憶的執迷抵御生存困境的催逼。因此,從這個意義上來說,當下的現實是以現實的方式完成對理想的否定,通過這種否定,劉亞和李曉茹才能實現自我與他者的清晰認知,從而不至于陷入虛幻的想象中無法自拔,更不至于在自欺欺人的虛幻夢境中自我迷失。如果說曾經的記憶幫助劉亞和李曉茹超越平凡、通達偉大,那么當下的現實則引導她們回歸本心、返璞歸真。蔡東借助這種對立二元結構一方面鄭重向世界宣告平凡人生命中固有的偉大因子,并不能因為其身份的普通與能力的弱小而否定甚至忽略其獨異價值;另一方面理性客觀地揭示沒有必要否認平凡本身,單方面拒絕現實只會陷入想象的虛妄,偉大之所以偉大不是源于對平凡的否定,而是源于對平凡的自我超越,這種自我超越只存在于曾經記憶與當下現實的辯證統一,或者更為確切的說法是源于人敢于在告別過去中直面未來。在作品結尾,劉亞和李曉茹終于共同放下曾經思想的包袱,在心扉敞開中開啟她們全新的人生旅途。雖然可以肯定的是即便她們徹底摒棄當前的芥蒂,也絕不可能在現實中恢復曾經的過往,但是她們各自祛除內心陰霾,在心靈的解脫后輕裝上陣的全新生活狀態本身已經在新的維度中實現了對曾經記憶的重構與再造,從而有效實現了從平凡到偉大的艱難性躍遷。

                        ——趙耀


                         

                        相關鏈接》》

                         

                        有聲分享丨蔡東《月光下》

                        作品分享丨蔡東《月光下》

                         

                         


                        作者簡介:


                        蔡東,文學碩士,深圳職業技術學院教師,寫小說和閱讀隨筆,從事通識課教學工作。在《青年文學》《人民文學》《十月》《收獲》《當代》《花城》等刊物發表小說,出版《星辰書》等小說集。獲得十月文學獎、郁達夫小說獎、長江文藝雙年獎、花地文學獎等。短篇小說《月光下》獲得第八屆魯迅文學獎。













                        奶头被两老头吸大了片段

                                <form id="tfrbj"></form>

                                  <address id="tfrbj"><listing id="tfrbj"></listing></address>
                                        <sub id="tfrbj"><listing id="tfrbj"></listing></sub>